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至少,最悲伤的作文写在了爱的纸上

       “爸爸四年前死了。妈妈病了,去镇上,去西昌,钱没了,病也没好......我把妈妈接回了家,过了一会儿,我就去给妈妈做饭。饭做好,去叫妈妈,妈妈已经死了。

       八月,在一个盛夏的夜晚,这篇被称为世上最悲伤的作文在朋友圈被刷屏,也被主流媒体聚焦关注。这让四川大凉山女童柳彝闯入了我的视线。

       我是中国儿童保险专项基金的一名志愿者,通过孤儿保障大行动为全国孤儿送去重大疾病公益保险是我们的使命。基金成立之初,最早覆盖的就是四川孤儿。孤儿四川,孩子遭遇中的两个关键词瞬间抓住了我的心:柳彝在不在我们的承保名单中?眼下四川孤儿新一年的公益保险核保工作已近尾声,九月开学季,我们是否守护了这个与悲伤命运不断抗争的女孩?

       时间紧迫,我第一时间查询基金的后台数据。然而这座蕴藏着数十万孤儿详实、保密信息的宝库却没有给我期待的答案。我没有找到柳彝的信息。

       必须立即与当地民政核实孩子的情况。此刻,一根细细的电话线将孩子与我紧紧相连。在等待民政回复时,那些我们帮助过的大凉山孩子的面容在我脑海里不断涌现:因为饮食及营养不良而备受肝病折磨的小乃都、和爷爷相依为命急盼恢复健康的小曲别……每一个名字背后都曾有一个悲伤的故事,而一张张小小的爱心保险卡,托起的不仅是战胜重疾的希望,更是勇敢重生的力量。我心想,即使柳彝因种种原因目前尚未在我们的承保名单内,也要用爱为这个悲伤的孩子额外送上生活的暖意。

       电话再一次接通时,民政确认柳彝是孩子的化名,她的真名叫木苦依伍木,她和她的四名兄妹均在孤儿保障大行动的覆盖范围内。我在承保名单中找到了这五个名字,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金秋九月,和木苦依伍木一同再次获得大病公益保险的还有四川和广东的七万多名孤儿,每一份关爱都承载着对孩子的祝福,虽然不能化解孩子失去父母的悲伤,但至少给了孩子健康成长的保障。

       在大凉山,每一年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支教年轻人远赴穷乡僻壤教孩子读书认字,还有众多的公益机构和志愿者致力于帮扶当地生活贫困的人。当然,也有我们,持续汇聚百万捐赠人的善意,织就一张大爱保护网,守护着那里的孤儿远离大病的威胁。

      人生总有起伏,命运无疑给了木苦依伍木更严酷的挑战。但至少,她们五兄妹都拥有善意的关照和大爱的保障,她将远离发生在她母亲身上的悲剧。

      感恩每一位关爱和帮助孤儿的好心人。尽管木苦依伍木失去了父母的庇护,但至少,她那篇最悲伤的作文写在了爱的纸上。